自己織帳篷

  我決定接下總幹事職務,獨自搬到台北時,我又跟神要求另一個印證。「祢要我下山,祢就要負責我的生活!」

  我不願拿伊甸的薪水。伊甸由我創辦,再領薪水,不會給人有圖利自己的嫌疑嗎?

  董事們擔心我的生活,故作抗議說:「你這樣的示範,叫以後的人怎麼接你的位子?」

  「這是我跟上帝之間訂的契約。」我半開玩笑地說:「我自己會織帳篷。再說,不拿錢的好處是,罵起人來嗓門比較大!」

  保羅當年傳福音,不像其他傳道人靠教會奉養。保羅自己會織帳篷,傳道之餘,就靠這點手藝養活自己,我也願意學習保羅一樣。

  我想,與其說我在挑戰神,不如說是在挑戰自己的信心。以前和父母同住,吃喝不愁,頂多過年過節送父母一點禮物,以謝「白吃白喝」之恩。

  如今開門七件事樣樣要錢,還要請管家,負擔不能說不重,以我要強的個性,絕不可能向父母或是兄弟姊妹伸手。同時忙於伊甸工作,勢必減少很多寫作時間,這也表示稿費與版稅的收入相對遞減。

  如果說我完全不擔心,那是騙人的話。作為基督徒的好處,就是你可以隨時把難處交給上帝。禱告中,上帝給了我另一句話:

你當剛強壯膽,不要懼怕,也不要驚慌,因為你無論往哪裡去,你的神耶和華都必與你同在。

  這是《聖經.出埃及記》的一段經文。摩西被主接去後,上帝揀選約書亞接替摩西的位置,帶領以色列人準備過約旦河,進入迦南美地。

  約書亞自認沒有摩西的領導能力與魄力,擔不起那樣重的擔子,迦南地尚有無數頑強的敵人等著他去征服,心寒膽顫之餘,只有苦苦向神哀求。耶和華給了他這句話,大大安慰他惶恐的心。同樣地,神也用這句話,給了我信心和跨出去的勇氣。

  光復南路的房租是母親平日的家用,不能因我住之後,讓父母有斷炊之虞。因此母親的這一份,照樣付給母親。

  每到月底,我把管家的薪資和下月的家用一併交給管家,由她全權處理,我就不再過問。我一個月大約需要三萬元才夠開銷,說也幸運,那幾年雖然寫得不多,書都還銷得不錯,每月總會進來一些版稅,不多不少,三萬元出頭,剛好夠用。

  習慣成自然,我很少為錢操心,大概上帝怕我信心鬆懈,有意考驗我一下。通常我都是每月二十號左右收到版稅,有一年六月,到二十五號還未見版稅的影子,我有點沉不住氣,生平第一次打電話到出版社問。幾家出版社都表示存書尚多,暫時不會再版。

  我暗叫糟糕,存摺上只剩下一萬元,下個月的日子要如何打發?我跟伊甸的同工商量,倘若月底之前還沒有收入的話,可否為我週轉兩萬元,他們說沒問題。

  三十日是星期六,下午不上班。因晚上有一個教會的講道,需要在家準備講題,同工就在二十九日我下班前把錢交給我。萬萬沒有料到,中午十二點半,郵差按鈴,送來一封掛號信,拆開一看,是香港一家出版社寄來的版稅。

  這家出版社多年前曾為我出版過一本見證小冊,因屬奉獻性質,從未指望他們會給我版稅,誰知就在這個節骨眼上,救兵自天而降,不多不少,正好彌補所差。

  拿著支票,哭笑不得,當即打個電話給母親,懊惱又好笑地說:「真丟臉,連半天的信心都沒有!」

  原來,上帝是信實可靠的,並不只是《聖經》的句子,而是生命中活生生的經歷。我自己是如此,伊甸也同樣一路走過來。

本文選自「俠風長流(增訂版):杏林子生命之歌」
作者:杏林子
出版社:九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