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十八張支票

  隨著工作的推展,越來越發現場地不夠用,要買一個屬於自己的場地,成了所有董事和同工的共識。我們的理想,至少有一百坪大小,而且是無障礙環境,方便殘障朋友進出。但以當時的財務能力,要在台北購屋,有如癡人說夢。

  退而求其次,如果能買到寬敞的地下室也很好。董事們分頭打聽,總是找不到合適的。我忽然想到妹夫游建國念文化大學建築系時,他的同學章啟明就是太平洋建設的少東,他們同在一個教會聚會,和另一位謝基松並稱鐵三角,與我妹妹也十分熟識。

  我並不認識他們,妹妹、妹夫也出國多年,好在我這人天生就有「毛遂自薦」的本領。一個電話打到太平洋公司,找到章啟明,發現謝基松也在他們公司擔任企業部經理。承他們兩位安排,見到啟明的父親││也就是太平洋建設的總經理章民強伯伯。章伯伯很「阿沙力」地說:

  「太平洋蓋的房子,地下樓的產權全部歸公司,你自己去看,喜歡哪裡,告訴我!」

  太平洋建設在台灣房產無數,謝基松就陪著我一一勘查。有的過於偏僻,有的太大,有的太小,有的內部規劃不良,或是出口無法安置電梯。總之,前前後後看過十幾處地方,均不滿意。最後,我問基松:

  「你們有沒有正在蓋、或是還沒蓋的房子?這樣,我比較好設計無障礙空間。」

  一語提醒夢中人,基松連聲說有,「正好我們在光復北路有一棟大樓正在蓋,大概有兩百多坪。」

  我們當即趕車過去。主體建築大致完成,地下室堆滿建築器材,大夥兒把我抬下樓梯,四處巡視。我發現前後都有出口,前門因屋樑的限制,無法裝設電梯,後門卻不受此限。

  我最中意的是左右兩個大天井,採光非常好,一點沒有地下樓的閉塞感。大樓外面不遠就是醫院、公車站,環境安靜,交通方便,再適合也沒有。唯一的問題是,總共有兩百六十四坪,對我們來說,負擔有點過重。

董事分成兩派,買與不買,難以決定。最後,俞禮正董事說:「劉姊,你就憑信心吧!」

  我想當初妹妹、妹夫和太平洋章啟明認識時,一定也沒想到,有一天伊甸會跟他們買房子,這難道不是冥冥之中上帝的安排嗎?場地雖然稍大,將來難保不隨著工作的發展需要。所以,我也很「阿沙力」的決定,就在這裡,我們買下了。

  章伯伯以當時市價六五折,每坪兩萬五的價格賣給我們,總價六百四十萬。結果又冒出一個難題,銀行認為伊甸是公益團體,靠社會捐款支持,財務狀況不穩定,不肯貸款給我們。

  解鈴還需繫鈴人,章伯伯答應我們四年無息攤還。但為向公司董事交代,必須先把所有的支票開給他們。於是,除付四十萬訂金外,我一口氣開出四十八張、每張十二萬五千元的支票。當時我們每個月的捐款收入還不足此數(真是有夠大膽)。

  之後,每月二十五日,先把支票的錢軋進銀行後,才發員工薪水。那時還有票據法,而我是法定代理人。財務部的同工常拿我開玩笑說:

  「劉姊,這個月,你又可以不必坐牢了。」

  信心有多大,神的恩典就有多大。很奇妙地,每個月也都能應付過去,甚且還有餘錢裝修內部。

  其實,伊甸的「神蹟」也不是只有一點點。當初訂房子時,樓上的住屋大都還沒賣掉。因為「第一兒童發展中心」遷居,引發社區反對的新聞才發生不久,謝基松有點憂心忡忡地說:

  「你們一定要大力禱告,希望這棟大樓能夠順利地都賣出去,不要有住戶反對,否則我難以向董事會交代。」

  那有什麼問題,禱告是基督徒的利器。果不其然,這棟大樓很快售罄,而太平洋另一棟同時推出的大樓,賣了兩年還沒賣完。

  場地尚未裝修,伊甸的內部卻出現問題。當時的總幹事謝才智和行政部門主任范振蕙,兩人因個性差異,許多看法不一致,偏偏兩人又都是董事,誰也不服誰。

  我初入社會,沒有經驗,光是安撫他們兩人就累得我筋疲力竭。吵到最後,兩人都使性子辭職不幹,最後逼使我只好親自「下海」兼任總幹事。

  此時,勞委會職訓局陳聰勝局長到伊甸參觀,對我們訓、產、銷一貫作業十分讚賞,當即承諾由政府補助職訓,請我們擬出開班計畫。

  於是,我一面跑工地,一面又忙著和倪華辰設計規劃新的職訓班。新場地空間足夠,我一舉開設兩個職訓班與三個才藝班。分別是電腦程設、國貿和陶塑、寫作、美工五班。從收集資料、設計課程、聘請師資到和廠商打交道、購買教學器材全部一手包辦。那段時間,感覺自己有如三頭六臂,生命的潛能大概全部激發出來。

本文選自「生命是一首歌」
作者:杏林子
編輯:李文
出版社:九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