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甸精神

  《聖經》上說,要愛那最小的弟兄,就像愛在耶穌身上一樣。我想到陶淵明有兩句詩「落地成兄弟,何必骨肉親」,意義相彷彿,就用這兩句詩當做伊甸的精神標語、服務理念。

  除精神標語外,當然也得有自己的標誌。這是出於我的構想,由裝修伊甸會址的設計師陳立繪圖。輪椅原本就是殘障者的標誌,「伊甸」兩字以兩個半圓形嵌在輪子中間,意涵伊甸永遠推動殘障福利往前跑。好似有點大言不慚,但往後社會運動的發展過程中,伊甸的確扮演一個推動者角色。至於伊甸的會歌,不能不提樸月和黃友棣伯伯。樸月的義父是有「中國合唱之父」之稱的李抱忱先生,因而認識許多音樂界朋友,包括黃友棣、韋瀚章、林聲翕三位耆老。我榮獲國家文藝獎時,三老同獲特別貢獻獎。頒獎會場上,黃伯伯拉著樸月前來對我說:「劉俠,我要介紹一位朋友給你!」我和樸月相對大笑,蓋我們認識久矣,何勞介紹。黃伯伯接著說:「既然認識就好辦,我命令她寫一首歌詞送給伊甸,我來譜曲。」真是天外飛來的好消息。我和黃伯伯雖是初次見面,卻有如沐春風之感。黃伯伯睿智寬容,尤其對晚輩提攜愛護,令人深深動容。他主動要為伊甸譜曲,恐怕也是出於一份對晚輩的期許嘉勉之心吧!很快,樸月作詞、黃伯伯作曲搭配無間下,伊甸有了自己的會歌〈伊甸之歌〉。這首歌簡短活潑,有進行曲的節奏,唱起來特別顯得精神有力。

  歌詞如下:

我們有個快樂的家園,這是上帝祝福的伊甸。
我們手牽手、肩並肩。彼此扶持,齊心奉獻。
我們相愛相親,不尤不怨。
軀體雖殘心志堅,在基督的愛中,
把人間的不幸,化作光榮的冠冕。

  譜完〈伊甸之歌〉,兩人欲罷不能,又根據不同的殘障類別,分別譜就〈啟聰之歌〉、〈啟明之歌〉、〈啟智之歌〉、〈陽光之歌〉、〈啟健之歌〉,加上〈伊甸之歌〉,合成「伊甸組曲」。兩人似乎越陷越深。只要伊甸有大型活動,立刻就有詞曲應合。伊甸有一系列戶外活動,上山下海,這一對詞曲大師,有感殘障朋友挑戰大自然的勇氣可佩,又譜寫一套六首組曲「與我同行」,以壯聲色。為表揚炬光模範母親的偉大,而譜〈炬光母親之歌〉;伊甸成立「喜樂四重唱」,於是又有〈喜樂之歌〉……我想,黃伯伯無非是想給這些身心障礙的孩子們一份寬廣無私的愛,彌補命運加諸他們身上的缺憾。記得孫觀漢教授的一句名言「有心的地方就有愛,有愛的地方就有美」。因為有這些可愛可敬的朋友,人間笙歌處處,花繁似錦。

本文選自「俠風長流(增訂版):杏林子生命之歌」
作者:杏林子
出版社:九歌